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 » 正文

能源互联网迎来万亿市场 垄断及商业模式迷思待解

来源:能源杂志 2017-09-08 09:35:58
    从“雾里看花”,到前景可期,在制度的保驾护航之下,得益于储能成本的大幅下降,能源互联网的风口已经到来,55个首批示范项目呱呱落地,能源互联网从概念构想大步迈进实操阶段。

    破冰:能源互联网的风口已经到来

    “去年、前年大家还在讨论什么是能源互联网,为什么要做能源互联网,能源互联网可能会长什么样子。但是今年我们倾向于称之为落地之年,也就是怎么去做。”8月28日,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能量管理与调控研究中心主任孙宏斌在国家能源互联网产业及技术创新联盟全体成员大会暨2017国家能源互联网大会上表示。

    能源互联网的概念逐步从模糊走向清晰,源于政策的顶层设计定调。2016年2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和工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的指导意见》,勾画出能源互联网未来发展的基本雏形。

    今年1月,国家能源局公布首批多能互补集成优化示范工程共23个项目;3月,国家能源局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评选结果完成公示,示范项目共计56个,至今已陆续开工,从“愿景”步入“现实”。孙宏斌表示,“示范项目的落地非常深入,不是停留在表面上的,国家能源局,包括科技部有很多的项目在支持,资金的投入的体量也很大。”

    《能源》杂志记者在2017国家能源互联网大会上了解到,为促进能源互联网的健康有序发展,计划分为两阶段推进,2016年到2018年先期开展试点示范,后续推广应用。国家能源局在能源互联网的示范项目申报的近300多个项目中,确定了首批两大类9小类55个示范项目,原则上应于2017年8月底前开工,并于2018年底前建成。项目涵盖城市、园区、跨区等综合示范,电动汽车、能源大数据等,单位也有多元化的特征,符合能源互联网的阶段性目标。

    乘着政策东风,各行各业纷纷对“互联网+”鼓与呼,作为我国实现能源革命的重要抓手,能源行业马不停蹄地与互联网进行结合。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院士将能源互联网的含义描述为新能源技术和新的用能方式与产业模式的一个结合,是能源革命的落实和体现,也是能源互联网的意义。

    杜祥琬院士认为,发展能源互联网是能源转型的特征之一,使传统的能源产业升级成为具有双重属性的产业,即既是能源产业又是能源服务业。“这个能源服务业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以提高能效和服务水平为宗旨的服务业,使大众得到更方便、更高效、更节约的能源服务”。

    作为朝阳业态,能源互联网成为推动我国能源革命的重要战略支撑的同时,也催生出新业态和合作模式,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涉足能源互联网、中广核与中国联通强强联手、远景能源搭伙微软、埃森哲,激发出更多的想象力,因此成为多方的关注焦点。

    数据显示,能源互联网试点示范工作将于今年带动超过400亿元的投资,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万亿元,拉动储能、智能电网等相关设备的发展。政策的冲锋号一吹响,群雄逐鹿,风电、光伏、储能、新能源汽车以及互联网巨头等纷纷触网,一些A股上市公司也开始动作,社会资本作为投资方甚至争取作为控股方积极参与能源互联网项目,搭上这趟飞速发展的列车。

    难题:技术、垄断、商业模式迷局

    在成为创新创业乐土的同时,不应忽视的是,我国能源互联网目前仍处于破冰之旅最关键的时期,推进起来并不轻松,电网安全性面临挑战,需要先进有效的技术支撑。

    北京智中能源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李凤玲表示,“能源互联网是四类试点示范的基本要素,我们强调多能,多能的核心实际是电能,集成载体是配网,优化的关键是技术。所以电能、配网和技术这三个环节解决好是至关重要的。”李凤玲认为一个好的能源互联网应具备自给、自控和自愈三方面的能力,即减少对电网的依赖度、增加发电曲线确定性、具备良好的应急能力。

    孙宏斌则将技术上的核心问题归结为复杂的多能流网络的最优控制问题,“如何来通过多能互补源网荷协同实现安全供能前提下的效益最大化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无论是园区还是智慧城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要想真正地触动现实,必须将障碍扫除。最大的掣肘因素,在于能源系统的垄断性。“互联网都是在市场经济最活跃的领域里取得成功,而能源系统在全世界里面都是最垄断、最顽固、非市场化的市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李俊峰在大会上表示,“我们必须要充分认识能源商品的定位,它就是一个商品,一个普通的商品,它通过互联网可以到千家万户,这是共享的思维方式。”

    北京先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邵率对此持相同的看法,“发展过程中存在存量和趋量,众多能源已经形成稳定的运营,再好的机制再动别人碗里东西很难做,而且没有先进性它会用各种各样方法阻挠你。任何靠国家补贴所谓的产业化我认为都不是真正的产业化,一个产业只有形成商业闭环才能真正形成产业拉动。”

    值得一提的是,能源互联网迄今为止缺乏“明星爆款”,目前来看没有赚钱、说服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模式。“因为创新,商业模式必然在现阶段没有特别好,没有特别明确的产品,只能等,这个事情不是金融人能够解决的,”信达证券研究开发中心总经理郭荆璞直言道,“一个企业商业模式一定是由企业解决,甚至有些国家可能政府引导,政府经过研究这是一条赚钱道路大家做这个事才行,金融永远跟在实体企业后边。”

    此外,国家虽然鼓励能源互联网项目,但是没有专门出台政策,金融领域看不到其像普通行业稳定前进,也看不到国家稳定政策,导致在整个投资组合里边吸引力不够强,面临金融困境。

    政策界限的清晰将有助于协调关系时的有据可依,在目前的发展阶段完全依靠市场机制和社会资本的积极性很难突破,政府的支持力度是关键。“尽管这次能源互联网55个试点示范项目,并没有对于政策性规定都那么清晰”,李凤玲表示,市场具有垄断性,打破现已形成的利益格局,即便是增量市场,也会被电网公司视为预期利益。“如果电网公司不配合,社会资本将寸步难行。因此,政府对于试点示范项目的强力推进至关重要。”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暖通空调在线公众微信:ehvacr
每日行业微信日报,订阅有礼了!
责编:pppp1221
新闻投稿:news@ehvacr.com
高端访谈更多>>
  • 打造一站式“人居环境”个性化方案定制平台  实现行业产业链升级
  • 森山昌幸: 麦克维尔的“母港”规划是下一步的发展战略
官方微信